主页 > 行业新闻 >

国家科技创新转型升级的使命

时间:2019-04-17 10:5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共同成长 做优秀企业的守望者“过去十年,中国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科技红利,华为等一批优秀公司脱颖而出。下一个十年,中国受益将比上一个十年更多,接下来中国会参与到全球科技产业的创新中。”朱平说,科创板肩负着扶持国家科技创新转型升级的使命,将带领中国抓住下一轮科技发展的红利。
  朱平指出,中国经济正处于产业结构转型的过程,从过去高度依赖房地产产业链,逐步向以科技创新为核心转变。“科创企业是中国经济转型和发展的支柱,这些企业也需要资本市场扶持,而科技型企业融资与我国以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体系存在天然矛盾,因为科技型企业土地、厂房等可抵押要素少,更多的是技术、专利、品牌等。科创板将有助于提升直接融资占比,有利于科技型企业融资。”在朱平看来,科创板的到来,将疏通从A轮、VC、PE到最终上市的投资链条,拓宽创投基金的退出渠道,促进形成创投支持科技创新的正向反馈,发挥市场对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和实体经济竞争力的支持功能。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举行国际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发布会,融360|简普科技(NYSE:JT)联合创始人、CEO叶大清受邀出席参加揭牌仪式,并就“金融科技与‘一带一路’”话题发表演讲,同与会人士分享融360在金融科技“走出去”中的经验和成果。
  出席发布会的还有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思聪、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黄震以及易股天下集团董事长、国际金融科技研究中心院长易欢欢和易宝支付创始人唐彬等行业人士。
  据介绍,北京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国际金融科技研究中心是金融科技行业协同服务和研究平台,以金融科技行业研究为主线,以国际行业交流为重点,通过深入研究国际金融科技行业,促进中国金融科技产业健康稳步发展,其研究课题包括中国金融科技如何领跑全球、海外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与投资机会等。
  叶大清在演讲中指出,金融科技是中国软实力的一部分,当前中国从输出制造业演变成输出现代服务业,金融科技是中国输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金融科技在普及率、投资、企业发展、模式创新等方面均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已经具备了对外输出模式、技术和经验的可能性。
  尤其是北京,已经走在金融科技发展的最前沿,4月9日,北京金融科技与专业服务创新示范区核心区建设便已正式启动。叶大清指出,相比较纽约、伦敦、上海、香港、硅谷、班加罗尔以及杭州等城市,北京是唯一一个同时具备金融基因和互联网基因的城市,能够更好地实现两者的融合。北京的金融街和中关村相隔只有10公里,物理距离最短,前者的金融优势和后者的科技优势将得到充分的发挥。并且,相较于美国一些金融机构在硅谷设立研发中心的举动,北京早在七八年便布局了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的创新、融合均走在美国前面。
  今年4月下旬,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一带一路”的精神在于和平合作、开放包容。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届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就曾提出,要促进科技同产业、科技同金融深度融合,优化创新环境,集聚创新资源。
  据叶大清介绍,在“一带一路”推动下,许多国内金融科技公司已经沿着“一带一路”进行国际化布局。目前,金融科技的一些领域如移动支付,在国际化战略的实际推进过程中已经拥有成功案例,未来也将继续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
  “5G时代即将来临,收获红利的将是服务型公司,包括做金融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从而推动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加快国际化布局,金融科技的鲜花和硕果将点缀‘一带一路’。”叶大清表示,“English 是金融行业国际交流的语言,而Chinglish中式英语已经成为金融科技国际交流的语言。”
  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普惠金融指数报告》显示,全球仍有17亿人口没有银行账户,无法从正规金融机构获取金融服务。“这表明普惠金融是个世界性难题,中国金融科技‘走出去’正是要将我们的人才、核心技术、创新模式和监管技术带到海外市场。相比于绝大多数海外市场,我们在这些领域已经积聚了大量优势,能够帮助他们一同分享金融科技带来的经济红利。”叶大清表示。对资本市场而言,科创板试行注册制,将吸引更多潜在的科技创新龙头在国内市场上市。“这对前期研发投入较大、周期较长的硬科技初创企业来说意义重大。”朱平说,因资本市场上市制度的设计差异,阿里巴巴、腾讯控股等优秀的公司选择在境外上市。如今,国家对资本市场给予高度重视,将科创板作为我国资本市场与国际接轨的试验田,未来具有核心技术、发展仍处于初创期的企业有望在科创板上市。“不管投资者有没有准备好,金融危机后,科技股就突然出现在中国投资者面前。这不仅是因为腾讯、阿里和百度三大巨头的空前成功,在A股也出现众多百亿以上市值的TMT类股票。投还是不投可能是一个问题,但如果是市场的主力,一定不能视而不见。”2013年,广发基金副总经理朱平撰文《科技股的投资定律》,提出他对投资科技股的看法。
  考验内力 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结合选股
  “亚马逊、Netflix都是知名的大型科技公司,具有核心的竞争壁垒。因此,虽然这两家公司目前都还没有多少盈利,但这并不影响它们成为优秀的公司,得到较高的估值。”对于如何评估科技股的价值,朱平胸有成竹。
  “亚马逊有较高的可支配现金流,公司在网络基础设施的搭建上大量投入,这为它持续带来大量用户和收入的增长;Netflix有较高的AURP值、庞大的流量数据,公司可以通过积累起来的数字资产,打造自带流量的自制剧,从而改变靠艺人带流量的现状,不仅能节省成本,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未来甚至能颠覆整个娱乐业。”朱平说。
  科创板虽然尚未正式开板,但经过多年研究和投资科技股的实践,朱平已经形成了成熟的科技股投资体系。在他看来,有别于A股的传统成长股,科技公司在不同发展阶段的盈利能力、风险水平、成功的概率均有所不同,应采取差异化的定价方式。根据企业发展阶段,科创板上市企业大体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朱平进一步介绍,第一类是已通过模式创新或产品创新实现“赢家通吃”的企业。这类公司的产业相对成熟,却少有竞争者,企业有稳定快速增长的业绩,可以用PEG进行估值;第二类是产品处于导入期或成长期的企业,这类公司的商业模式相对稳定,行业竞争格局基本成型,但公司盈利不高,后续仍需研发和销售投入,评估公司时更多的是衡量产品或者服务可能拥有的市场空间及已经获得的销售收入或现金流,一般可以用P/S市销率来估值;第三类是产品仍处于投入期的企业。这类公司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发,可能只有核心技术,正式产品或服务刚刚成型,研究这类企业时需重点关注“技术或产品突破”,而对财务指标宽容度较高。朱平指出,对于初创期的科技企业,投资者不能通过传统的财务指标来评估企业价值,而需要以更长远的眼光去判断一项技术、一项业务未来可能有多大的市场空间,能创造多大的价值,由此来倒推现在的估值。
  谈及公募基金投资科技股,朱平认为需要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首先,基金经理要自上而下把握未来科技产业的发展趋势,选对行业,找准赛道。“科技股对投资人的专业能力要求非常高:一是要看对方向,对一项技术或一个产业未来趋势的判断要前瞻而准确;二是对科技股的未来要有信仰般的执念,这样才能坚持长期投资。”要做好这两点,基金经理必须对科技产业进行深度研究。
  自下而上层面,则是基金经理对企业硬核实力和软实力的深入研究和把握。“硬核科技比拼的是企业在技术和产品领域的壁垒,行业竞争符合摩尔定律:头部企业的技术领先一步,其收益的主要来源就是技术领先的部分,行业竞争中其他竞争对手难以跟进。对于软科技公司来说,规模即壁垒,头部公司在用户数量方面的优势是中小型企业无法比拟的。”朱平介绍,科技行业的技术进步飞速,产品迭代周期较短,选出头部公司后,基金经理也要自下而上及时对公司、对技术进行跟踪和研究,评估公司所掌握的技术、所提供的服务的市场需求变化。
  朱平表示,投资成功的科技股带来的回报非常诱人,但其研究难度很高,非常考验投资者的内力。“判断一家企业现有业务的前景、管理团队比较容易,要提前好些年预判一项技术能否引领未来的发展趋势,这就太难了。”朱平认为,下一批顶尖的投资高手很可能是做科技股的。因为只有看得比别人更长远,能够准确评估企业未来五年甚至十年以后的价值,才能获得企业成长带来的长期回报。
  
  对于投资者而言,未来将有机会分享有核心技术企业的成长红利,提升投资回报。“A股平均回报为上市公司的市场平均ROE(净资产收益率)和分红之和。要提升A股的整体回报率,就应该从提升企业的ROE和分红两点着手,这就必须淘汰一批劣质的上市公司,因为它们摊薄了市场整体的ROE。”朱平认为,从长远来看,只有更多的优秀公司上市,资本市场才能创造更高的长期回报。
  按照这个逻辑,科创板的两项机制有利于市场整体ROE的提升:一是科创板将采用注册制,并且接受同股不同权。好处是能让一些优秀的公司进入科创板,保证这个市场会有比较优秀的资产,这些资产将提高市场的ROE水平;二是科创板将有严格的退市制度,通过市场化的优胜劣汰机制,留下的都是非常优秀的资产,这些资产能够创造现金流,提升上市公司的整体质量。
  采访最后,朱平表示,在科技股投资迎来春天之际,广发基金将致力于成为“领先公司的加油站”和“优秀企业的守望者”,与优秀企业共同成长,努力为基金持有人实现更好的回报。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